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比特币新闻 >> 经济模型无法承受生态繁荣 以太坊现近忧

经济模型无法承受生态繁荣 以太坊现近忧

2020-08-23 09:28:26 来源:比特币 比特币价格 比特币行情 比特币交易 浏览:4
内容提要:以太坊无法捕获上层生态的价值,这就有可能导致生态代币的市值和 ETH 本身的市值脱钩


以太坊无法捕获上层生态的价值,这就有可能导致生态代币的市值和 ETH 本身的市值脱钩。市值脱钩就意味着做恶者的获利将会开始逐渐的接近甚至超过成本。
碳链专栏 作者:孙润晨,原文标题:DeFi 大热背后,以太坊的近忧和 EOS 的远虑

但最后由于 IP 地址的暴露和新加坡警方的介入,黑客主动的退回了这笔钱。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经济行为,黑客计算了一下收益和成本。收益固然足够的高,但成本也让他承担不起。

 

所以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 —— 做恶是一种经济行为,当收益远远大于成本的时候,做恶才是最优解。相反当成本远远超过收益的时候,每个人在正常的情况下都不会做恶。

 

这是一切做恶行为的底层逻辑。因此,当我们去审视 DeFi 和公链的时候不难发现 —— 因 DeFi 大火的公链背后各自有着自己的近忧和远虑。

巴菲特老爷子有很多名言,其中有一句我非常喜欢:「别人贪婪我恐惧,别人恐惧我贪婪。」当行情大好的时候,逃顶需要的不仅仅是目光还有勇气。同样,当行情低迷,穿越熊市需要的不仅仅是信仰还有理性的判断。

 

我是一个喜欢在顺境看忧,逆境看活的人。行情好的时候,我会看隐忧。行情差的时候,我会找潜力股。

 

和以前一样,以下的内容都是我站在自己立场上的一家之言 —— 它不一定是对的,但我会尽量让它是理性的。

 

从做恶这件事情说起
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问题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本质上都是经济问题,包括「做恶」这件事情。

 

很多人会把做恶理解成一个技术问题,认为是程序员技术不够好,所以给了黑客做恶的空间。但在我看来,至少大多数时候,黑客攻击都是一种经济行为。

 

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中心化的服务器,比如政府和企业的服务器就一定更加安全吗?答案自然是并不。但为什么黑客通常不去攻击这些服务器?这就是做恶成本和收益的考量了。

 

每一个正在做恶或者尝试去做恶的人一定是理性的,或者说基本上是理性的。攻击政企的服务器,收益大不大不知道,但是成本一定是很高的 —— 基本上牢狱之灾是少不了的。

 

但当收益足够大的时候,就是另一个故事了,比如国与国之间的信息战,再比如某云名人照片泄露事件。这就是一个典型的,当收益足够大的时候催生出的做恶事件。

 

另一种情况,就是当成本足够低的时候做恶就会发生。比如手机号码和航班信息的泄漏,因为能看到这些信息的人太多,泄密太容易,而执法又过于困难。

 

放到 DeFi 领域也一样,为什么 DeFi 也被称为黑客提款机,因为攻击 DeFi 黑客的收益是真金白银,而且不需要直面执法机关带来的牢狱之灾。换句话说,攻击 DeFi 的收入远远高于成本。

 

今年 4 月 19 日,去中心化借贷平台 Lendf.Me 就被黑客攻击过一次。通过 ERC-720 标准的可重入特性,黑客从平台抽空了价值约 2500 万美元的代币。当时的安全公司给出的结论是,这笔钱从技术上追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